游戏开发猛男

为何一无所有却又满腔热血


我喜欢调侃:研究生毕业后,只剩上班,不怎么喜欢社交,认识不了新的异性,将来怕是只能去相亲。我又喜欢调侃:我在相亲市场上是最烂的一批货。没钱,没车,没房,没户口,抽烟,工作不稳定,长得丑,家里还有俩小的。我白身一条,真是现代社会的绝佳公民,有人力资本,无公共开支,交着进城税,除了无力结婚生娃。

当然,也并不是说,我有多想结婚。只是在自我提醒着,我中期的人生里面临着什么困境。我确实有着远期的目标,也知道自己的人生价值在何处,但我也不例外地,相当迷茫。这也是我在题目里提到的,一无所有,故而迷茫;目标明确,满腔热血。

从两年前聊起。熟悉我的人应该都了解过我的最速离职传说。21年底拿了京东的实习offer,但实在受不了,无论是北京这座城市还是京东的这份职位,都让我无法忍受,于是去了仅三天便离职了。之后我才开始自我反思,我到底想做什么,我的人生应当在何处。再经过了很久的思考后,才选择来到游戏业。从那时起直到现在,有一句话一直鼓励着我,来自我高中的班主任:“我知道你是个牛人,不管在哪儿都会牛下去。”再加上我生来受我母亲的影响,性格里就是有股不服输的劲儿。我就这么地猛着,从两年前一直干到了现在。

代价是,我很累。这两年里,自我压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临本科毕业前俩月,租了个破房自己关着,每天睁眼除了吃饭就是在敲代码;从十点上班到十点,晚上回家还是抽出四五个小时做东西;Gap一年,打了一年的工;业余生活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做游戏;即便来上学了,也依旧是忙碌的状态,没心情去过学生生活。两年的时间,大部分花在自己身上,我明显感到自己相比以往要更加内倾。更带来压力的是,这两年我都在一种未知的状态中。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实现自己的目标,或者说,目标的第一步。风险与最坏的可能性依旧存在,我无法视而不见,假装着意气风发。

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挤压将我推到了一个边缘。我还无法断定这个边缘是好还是坏,也许它是我突破的临界点,也许它是带我跌入悬崖的关键一步。好在,后者的可能性很小。我已经有足够的意志力去面对低谷。只是现在的我,当真像踩在一根细线上。心悬着,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断,也不知道断掉后会发生什么。

但,这也并不意味着我需要什么帮助。我只是在讲述我的心情。我也有自己的调节方式。

我只不过是在最近一刻,猛回头,看到过去的经历,并且停下来认真地审视他们。过去是未来的原因,过去也蕴含着对未来的隐喻。可以看到的是,我对自己事业的热情,以及能力。但,即便有这样的品质,过去两年里我依然不敢打包票说,我的目标一定会实现。那种不安与忐忑自始至终都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存在着。站在这个时点,看到时间尺度上被压缩的两年,我格外感觉到这种不安的沉重。迷茫感就是这种情绪的延申。

这种迷茫,难以解决,让我感到棘手。因为我担心的并不是能否在短期内拿到自己想要的offer。我担心的是“幸福的能力”,这种担忧和所走的道路并没有关系。只要处在一个发展过程中,这种担忧就会存在。从这个角度讲,没有担忧是一件悲哀的事情,因为这意味着人生处在终点或某种无法改变的稳态之中。老实说,我厌恶着稳态。所以这种担忧,实质上也是我人格的一部分。

而我每每沉浸于这种情绪之中时,我人格中的另一部分————不屈,又会站出来,奋起反抗。我从来就不相信屈服。我从来想的就是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只要我还有想做的事情,那就必须打起精神来,走到终点。老实说,我痛恨不抗争远大于痛恨失败。这种性格真是写在基因里了,所以当我有任何负面情绪,这部分的人格就会来参与到我的内心思考中。它让我对未来的信念,总会跳过多层逻辑,而直接达成。不得不说,这也是我很喜欢我自己的地方。

所以,这样矛盾的我,才会有这样矛盾的想法。很矛盾,但我很想诚实地说出来。我坦然地接受我的一无所有,也坚定地相信我的满腔热血。我无法预测未来一年、未来五年、未来十年、未来三十年时在何处、想什么,但我相信未来的我,“幸福的能力”,在这矛盾人格的带领下,不会太差。希望未来的我,总能在某刻,说出我现在想说的话:

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
彭致远
2024年3月29日 02:07

添加新评论